『丕植』阿植的丕吹日常(1/1)


干作业又干到这么晚,睡都睡不着了,那就造福社会吧!(bu

无厘头的小段子,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不记得是什么地方的了,又旧又老的梗。

—————————————————

说曹丕有一天带着年纪尚小的曹植出去玩,路上正好碰见了曹丕的好友吴质。

曹丕:阿植,和大哥哥打招呼。

曹植:(指着吴质)这个人是谁?

吴质:(蹲下身)我是你哥哥的好朋友。

曹植:(皱着小脸)你骗人!你才不是我哥哥的好朋友!

吴质:(望向曹丕)曹二公子不把我当朋友?

曹丕:怎会?阿植?

曹植:(仰起小脸)我哥哥帅到没朋友!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吴质看子建不顺眼的原因吧(bushi

—————————————————...

『郭荀郭』『丕植』纸条的故事

脑洞:如果众人在吃月饼的时候吃到了小纸条,反应如何?

                  「颍川组」

                       荀府

“奉孝?”荀彧看着手里咬了一口的月饼,思考了一会儿...

『丕植』kidnap 绑架


码了一上午总算是码完了。
本文有借鉴于 补梦馆长 的《我被绑架了》侵删。
下面正文:

我叫曹植,曹氏集团的四公子,笔名陈思,网络作家和建安大学的学生。传闻中父亲偏爱母亲关爱哥哥忌惮的曹氏集团的有力继承人。

而我现在的脑壳还在嗡嗡的响着,昨天和我的老师兼好友杨修出去庆祝我拿到了又一份奖学金。酒多伤身,哥哥果然没有说错。

待我终于将眼前的黑幕掀开,才明白一件事,我,曹植,被绑架了。我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但我不知道这帮人到底要干什么,一直持续的耳鸣如今好了不少,真吵,拆迁大队吗?这里真是又旧又脏。

“呦,曹四公子总算是醒了?”绑匪头目走到被绑着的曹植身边。

“你们想要多少?”曹植看着绑匪说道。...

『丕植』感鄄赋与感甄赋


明天就十月份了,九月一篇文章都没有,为了填补这个空缺,随手的段子(你好像只会写段子x

之前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其实曹植写的《感甄赋》其实是《感鄄赋》,甄则通鄄。一番话好有道理的样子,于是就有了下文。

如果《感甄赋》真的是《感鄄赋》那么……

————————————————————

曹丕将手边的金丝软香垫随手扯来像殿下丢去,掉落到宫殿的地砖上与地面摩擦发出丝质布料搓揉的声音。

曹植跪于殿前,低着头,一言不发。

“子建,你可好好受着,这甄妃的香垫!”曹丕低沉沙哑的声音在阴沉沉的大殿内徘徊不去。

曹植猛地抬起头,高带的王冠也被这一下抖得松散了。曹植愣愣的盯着王座上的男人。

“甄妃...

「cp乱炖」你喜欢老子吗?

正文:

               「 颍川组」

                   下午5:20

郭嘉:文若,在吗?

荀彧:怎么了奉孝?

郭嘉: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荀彧:嗯。

郭嘉:你喜欢老子吗?

荀彧:老子主张无为而治的思想,我并不认同。所以喜欢是算不上的。...

「小段子」「颍川」日常

人物,好像仍然塑造不好……
反正是段子,也不是什么要紧的。

————————————————————

“文若!”

郭嘉大步跑到荀彧身后,一下子从荀彧背后窜起,八爪鱼一样地扒在荀彧身上。

荀彧被八爪嘉一扒,身子一下不稳。

“哐哐哐——”

文书      掉了      散了一地      

“啊啊啊啊啊啊!文若若,嘉错了!嘉再也不敢了!”郭嘉噌地一下跳到地上狂奔。

“郭——奉——孝——”

————————————————...

「郭荀」绝尘

只是深夜脑洞

大概是徒弟嘉x师父彧

修仙梗! 谨慎食用!

——————————————————————

寻常巷末,人烟市肆,到处都是派兴隆之相。
阡陌酒店里。

“喂喂!听说了吗?荀令君新收了个徒弟!”

“什么时候的事?他不是在荀攸的事之后说再也不收徒弟了吗?”

“这都是几年前的事?人家荀攸现在跟那个钟家小掌门不知道在哪逍遥呢!”

“诶,你倒讲讲看,这个新弟子是个什么来头?”

“我哪晓得!估摸着来头不小啊!能让荀令君破格的人,他倒是头一个!”

“想想当年的荀令君啊,那可是咱们颍川这边大人物啊。当年…………”

“小二!上两壶好酒!”不知何时,一名少年游侠戴着黑纱斗笠梳着轻快的高...

「郭荀郭」祝福

看到那句“爱到最后还是他的自由”有感而写

文笔超差……

下面正文

——————————————————————

那天,很热闹……

百姓们将荀府围得满满

大家都说“荀大人喜得良姻”

荀家的亲友们落满座

新郎官荀彧忙不迭地接待客人

一个消瘦的身影出现在荀彧的面前

奉孝!?

荀郎君不会不欢迎嘉这个不请自来的人吧?

怎会!倒是过忙忘了这事了,是彧的不是。

哈哈

奉孝不落座?

文若

嗯?

祝你一世快乐,安康,长寿!

谢谢

嘉还有事情,先告辞了

彧送你

不必了

慢走

对不起

嗯?

没事了!好好做你的新郎官吧!

嗯。

对不起,嘉终是太过自私,不舍得送文若...

「丕植」「段子」等你老了

写作功底超差,人物有不足之处还望指教。
分割线后面不知道是什么(微笑)

某天,小曹植跑到哥哥曹丕面前。

团子植:二哥,二哥,我听先生说,我要对长辈行孝。二哥是植儿最亲的长辈。

少年丕:阿植也是阿兄最亲的人。

团子植:等二哥老了,牙齿掉光光了,植儿把最爱吃的嚼碎喂给二哥!

少年丕:哦?阿植喜欢吃什么?

团子植:甘蔗!

丕:(面黑如煤)

—————————————————————
那年的夏风,吹着吹着,将一切誓言变成食言,陈思王只记得五月的夏风好冷,好冷,冷到将他的心也冻住。
他再也没等到那人老去,纵是糖水甘蔗又如何得味。
黄初七年的甘蔗,真苦啊……

© 梨香|Powered by LOFTER